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页面二维码

分享文章到微信

分享到:

阴阳界

2018-04-15 08:17:46 浏览次数:633

导读 :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时常在幻想某一个晚上,在我经过那小巷,有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人主动向我打招呼。在这之前我并不需要认识她,只要我们看见对方的眼睛,一瞬间什么都懂了,然后什么也不说,我走过去拉她的手

(原标题:阴阳界)

阴阳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时常在幻想某一个晚上,在我经过那小巷,有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人主动向我打招呼。在这之前我并不需要认识她,只要我们看见对方的眼睛,一瞬间什么都懂了,然后什么也不说,我走过去拉她的手,带她去我的房间。

二十年来,我未曾碰过女人,但对于这种女人身体的所有的特征却幻想过许多次,手淫是在极隐蔽的情形下进行的,一阵兴奋后,转即掉入没有重力的深渊。有几次想要遏制住这磨人的本性,但又知道它的不可控制。那个雨天的夜晚彻底的影响和改变了我,回想起来其中有初夜的快乐和浑浊,还有不渝的爱。

那天我离开那个地方,一如往常的回家。天飘着小雨,转入小巷后,四周变得非常安静,夜在光线撒不到的地方显得非常阴郁,我继续往前走,忽地,眼睛扫见一个人影,细一看是一个长相秀气的姑娘,一个人站在巷子的一面墙下,穿着一件白色和淡橘黄色相混的长袖短上衣,和一条泥巴色的粗布裙子,裙子不长不短,恰到膝盖上一点。露出了有些婴儿肥的小腿,非常好看。她眼神清亮,但有和许多女生不同,清亮中又有忧郁。这其中的忧郁与我相似。我想我们是痛一种人,在我看见她后,我就缓了脚步,我的眼睛一直停在她身上,她也转着头盯着我,我们四目相对,要是在白日里,面对一个如此漂亮的姑娘,我可不敢和她的目光相接。我必定只是偷偷地看上几眼,然后灰溜溜地离开。今晚似乎在夜的鼓舞下,我如此平静无所畏惧地看着她的眼睛,一切竟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她的动了动,显得有些羞怯,但眼睛也始终没有移开。

四月的雨,春意缠绵。雨虽下的大,但仍需要打伞,否则人在雨中,不一会儿就会被雨水润湿衣服,将人弄着凉。她没有遮伞,头发上沾着许多细雨珠,两手交叉微微用力抱着身体。她似乎在等人,但脸上并没有焦急的迹象。突然,我不自主地停下了脚步,正对着她停在她面前说,“需要一起打伞嘛?” “谢谢”她微微一笑。我说过要是在白天,人群里,我决不敢这样做。我想她和我一样,若是在人群里,面对我的搭讪不会像此时的她表现得这样得这样从容,平静。她的脸庞清秀,我的眼睛从未离开。“你一个人在这里等人啊!” 我问。“算是吧!” “穿那么少,你不冷嘛?”我又问。 “有一点,但还能接受 ” 我见她的打扮有些成熟,不知道她是不是和我一样是学生,于是我问“你在读大几?”她并没有急着回答,反问我“你在那所澳门葡京啊?” “和你同一所”我玩笑道。然后自己开始傻笑起来,她也微微笑了一下。声音在小巷传开后,迎来一阵沉默。便问,“你老家是那里的?” 她也不回答,说“你不着急回家啊?” “不急,没什么事。而且我家就住在楼上。” “哦。”她回答时垂下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你有女朋友嘛?”听到这句话,我立刻兴奋了起来,但仍旧装着很平静,回答说,“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 “谁信啊!” 说完这句话我便有些后悔,因为任何一个人从我的语气里,都可以判断出我很兴奋。于是我立刻补了一句“这雨好像越下越大了!” 但她并没有在意这句话,说“事实就是这样啊!没人喜欢。”说时低头,脸上似有苦闷的样子。见此,我说“你长得这么漂亮,过不了多久,会有成群的男生追你的。”说完我又傻乐了几声。她也跟着我笑了起来。我见她笑,于是更大胆说,“你等的人还不来。要不到我家坐一会儿?” 我说这句话时,心中没有一点非分之想,只是顺着感觉,想要开开她玩笑。但她半晌的沉默,勾起了我的欲望。露出的小腿很漂亮,如婴儿皮肤一样细白。

她的屁股浑圆,粗布贴在上面映出了它的形状。屁股也许是最能勾起人欲望的一个身体部分。在这暗夜里教人心生异念。化用钱钟书的话就是讲“这屁股教人做傻事。”我见她闷着,连忙说“我开玩笑的,不要在意。”然后她抬起头来,冷冷说道“没事。你现在做兼职嘛?” “嗯,在,挣一点零花钱,还可以磨砺磨砺自己”。“每个月多少钱?”她问“一千七百块”。“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在那所澳门葡京呢?” 我追问道。“其实我已经在上班了,书早就不读了。”说时看了我一眼,一如那样平静和清亮。我迟疑了一下,说道,“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读书,有些人没读多少书,照样可以成事。而有些人读了书,却成了书呆子,看似学富五车,实则木鱼一条。”话说完。她笑了笑,我也跟着笑了几声。

接着为了避免沉闷。我又主动和她谈电影,小说和以前稚嫩时的恋爱。但她对电影和小说都不感兴趣,唯独我讲到我以前的恋情时,她才方有了些兴趣,但仍旧表现得冷淡。我们站在那里似乎谈了很久,雨愈下愈静,夜也黑得更加深了。“真想找一个地方坐会儿,再喝一点热水。”她说。我得脑子立刻冒出一个想法——邀请她上楼。但这个想法也立马被否决了。有了前车之鉴,于是我说“前面的巷口,有一家奶茶店,可以坐,而且还有热的奶茶,去嘛?我请你。”“不想去”她的语气温和而活泼。她又说“你不是说你家就在楼上,干嘛不请我上去坐坐?” 听到这句话,我立马激动得不行。但脸上仍装作平静说,“你是说真的?” 她回答说“我是说,真的只上去坐坐”。“哦,好,欢迎,欢迎。” 我撑着伞,她的手轻轻拉着我的小手臂,我们靠得很近,这时我觉得我们像是一对恋人,在夜里行走。

不一会儿就到了我租房子的地方。我收起了伞,然后带着她上了楼。我所租的房子地方不大,一个主卧,一个厕所外加一个小厨房。总共不到二十平米。进了门,她就坐在了床沿问道,“有热水嘛?”“有,我马上给你倒。”我很紧张,但又兴奋。我预感到今晚的夜真的会教人做傻事。 她不讲话,房间里很安静。我拖步走的声音在房间里传开,房间里的灯光使房间显得更沉闷,使空气更凝滞。我把装有热水的杯子递给她,她接过后用双手捧着喝。我的脑子变成空白,坐在离她稍远的地方,也不再敢去看她。我害怕我的欲望被她一眼看破,因此只说了几句敷衍的话,但眼睛却一直没敢和她相接。她和我不同。她就显得十分从容,自在。而且在我们交流时,她的眼睛从始至终也没有从我的身上移开。我隐约觉得她远没有我想象中那样简单,一时竟心生畏惧。“你能借我一点钱嘛?作为回报我今晚可以陪你”。 “陪我” “嗯”她说完,我便全懂了。但对于心中的那个答案,心有侥幸。希冀它奇迹般的变为爱情。但我并没有表露出来。问道“你要借多少钱?”“四百”“‘四百’我心里默念。也突然明白她为何问我做没做兼职。心里莫名有了激动,我立马起身去拿钱,对我来讲,这是我对她的示爱,因而要立刻。我把钱整理好递给她,她接过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在把钱递给她过后,我心中的惊惧一下子全都散去,不知所踪。而那灯光也变的柔和起来,让人心生暖意。我的眼睛盯着她,在挑明一切过后而获得的勇气使我敢那样做。我感到我在变强,而她在变弱,我感到我是一个男人,她是一个女人。

将钱放稳后,她开始脱衣服。将她那件混色长袖衣从下往上脱,眼看就要露出乳罩了。我急说“等一下,我有话对你讲”我心中十分惊恐。在以前我对这个夜晚渴望了很久,在我的想象中它是那样富有魔力,令人神往。光想到女人的奶子就已经让我产生了手淫的冲动。而现在我知道它就那里,这欲望触手可得。但我却格外惊惧,甚至于不敢碰她。听到这句话,她停了下来说“什么事?”“我喜欢你”我说。她低头迟疑了一会儿,然后猛然抬头说,“喜欢又怎样,不喜欢又怎样,什么也别装了,我知道你早想和我上床了!一路上你对我都是谄媚,难道不是有那个心思嘛?快来吧!完事了,我就走。”我如何没我有预想到她会这样讲。我彻底被激怒了。我立刻扑上去扯捹着将她的上衣脱掉狠狠地摔在地上。我肆意地在她身上舔。带有婴儿肥的皮肤,让人彻底沉溺了进去。我感觉我主动放弃了任何思考,只是顺着本能去爱,去触碰那欲望。吻她的唇,拉开她的三角裤,让那浓密的阴毛露出来,我忍不住用舌头去舔,去触碰。我又让她翻了身,让她的屁股正对着我,紧接着我似乎疯了似的享用那

浑圆的屁股,然后挥舞着手,用力地打在上面,我听到她开始微微地呻吟,呻吟中带有抽泣的声音,但这只能让我更激动。我斥声问道,“爽吗?” 她没应声,于是我又挥手“啪”的一声响,又大在她的屁股上,又问“爽不爽?”她依旧不回答,只是抽泣的声音又大了些。但这依旧没有填平我的怒气。我站起身来又斥声到,“屁股给老子撅起来,对着我”她应声做了。我拔出了我的小和尚,对着那个地方插进去,顿时感觉升了天,成了仙,继而堕成魔。

我轻声叫着说“爽,真他妈的爽。”只是她依然在小声抽泣。我又斥声到“给老子叫出声来”我从后面看见了她脸上的泪痕,不禁心中一阵苦楚。但我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猛烈,而后如王小波在《黄金时代》中所写的“从头盖骨到脊骨开始一起紧缩,开始极其猛烈的射精。”一瞬间到达极乐之境,而后掉入失去重力的深渊之中。我感到自己身体非常虚弱,我发现她在大声地喘气,脸上的泪痕还留有痕迹,平时我感觉我房间里的摆放虽算不上整齐,但还算不乱。而现在我觉得这眼前的一切乱透乐,糟透了。衣服凌乱。我和她所表现出的身体姿态,都丑陋极了。找不到一丁点美的存在。我非常失落,心中十分懊恼。我感觉我是飘着的,找不到一点存在的实在,于是我躺下身抱着她,我们的身体紧贴,倒我已经没有了那欲望,我抱住她,就觉得心落到了实处不再飘,我越用力抱她就越感实在。我感觉我需要她。我对她说“我爱你,对不起。”她还是没说话,于是我起身跪在床上,“啪”一耳光狠狠地扇在我的脸上,我感到很疼,但并没有停,“哐,哐”又是两耳光,她看着我不说话,直到第五耳光,她伸出手止住了我。我看见她眼里有泪水,她的脸庞是那样迷人。我止不住激动,我立刻上前抱住她,大哭起来,我哭,她也哭。杜拉斯在小说《情人》里说“这哭泣在此时对过去和将来竟是一种安慰”。 我心底温暖,因为对我而言这是爱情,这爱情无关风月,但却实在而不矫饰。

哭完后,我们相对躺着。我心底平稳,觉得这房间的一切,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杂乱的书桌,凌乱的衣服,被欲望折腾而丑陋的情侣,这里不存在“阳”的美,只存在一种丑陋中依然迸发出对美的渴望的美,而我心底追寻的恰是这美,这美令人沉溺,让人想到了死。“我爱你”我对她说“我也爱你”她回答说,她的眼睛盯着我,依旧那样平静,清亮。我上前去吻她,贴着她的嘴唇。

“我要你操我,像刚才那样。”她说,语气坚决而平静。“好的,你这个荡妇”我调皮地说。“屁股撅起来让老子舔” 她照做了,一对浑圆而细白的屁股,出现在我的眼前。“啪”的一声,我又一巴掌打在上面。我说“爽不爽,骚婆娘”。 “爽,快操我,操死我。”她的声音魅惑。“来了,骚婆娘”我扶住我的小和尚,对准位置,又插了进去。我的身体和她一样前后摇动。我也不再控制什么。大叫“真她妈的爽” 她嘴里也叫着“大jb ,大jb,操死我。”我从后面看见了她的侧脸,这是她最美的时候,这美就如同故乡落日一般令人着迷。我想带她离开,去到我的家乡。

那一晚,我们爱了很久,那欲望却持久不去。当我们停下时,夜已很深了,我抱着她,她的双手也紧紧抱着我。我们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讲,就此安静地睡去,而这恰是我心底渴望的爱情。

白日,太阳从东方升起。等我醒来时,她已经离开。书桌上,赫然整齐地放着四百块钱。

我还在等她,渴望某一天她能来找我。即便我知道,她决不可能再回来。(完)

日落西坠清光亮,浮生唱晚暗来香。———《未央赋》

标签: 眼睛 我又 故事
更多股票知识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