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页面二维码

分享文章到微信

分享到:

沈建光:美国经济在2020年衰退概率几何第一买卖学?

2019-04-13 01:35:28 来源:网络编辑:chanong浏览次数:5046

导读 : 沈建光:美国经济在2020年衰退概率几何第一买卖学?资料来源:“证券日报”3月22日,自2007年7月以来,3个月和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首次出现倒置,息差为2个基点,引起了广泛关注。随着美国在过去30年中经历了四次国

(原标题:沈建光:美国经济在2020年衰退概率几何第一买卖学?)

沈建光:美国经济在2020年衰退概率几何第一买卖学?

资料来源:“证券日报”

3月22日,自2007年7月以来,3个月和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首次出现倒置,息差为2个基点,引起了广泛关注。

随着美国在过去30年中经历了四次国债收益率的倒置,在经历了三次长期上行后不久,美国经济都陷入了衰退,类似的情况正在再次发生。这是否意味着,经过117个月的扩张,美国经济将走向复苏的尽头?“特朗普经济学”能否继续以“宽松货币和财政刺激”相结合的方式拯救已经疲惫不堪的美国经济?2020年将迎来美国大选年,充满诸多不确定性的美国经济将在2020年出现几何级数的衰退。

倒挂是危机的先兆?

从历史经验来看,报酬率的颠倒确实与危机的发生密切相关。在过去的三十年里,美国国债的短期收益率已经颠倒了四次,除了1998年7月,美国经济进入了衰退周期。同时,倒挂的持续时间和程度是决定危机是否发生和危机持续时间的重要因素。

例如,2006年7月,在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之前,持续了10个月好股票网的美国国债息差达到了-0.64%的低点。上一次全球金融危机的规模和程度在以往的危机中都没有看到。此外,在2000年科技泡沫之前,债券到期息差降至-0.95%的低点。相反,利差的倒置率为-0.05%,程度低,持续时间短,需要观察后续情况。

当然,在我看来,倒转率对经济衰退的判断具有很强的警示作用,需要引起重视,但也不能仅仅因为出现倒置利差,美国经济很快就会进入衰退。根据美国当前的经济基本面,包括最近美国的高频经济数据,长期规模的结构性变化,以及美国的金融周期,也需要多维判断。

有一种上上下下的情况。

美国经济在2018年的四个季度里分别增长了2.2%、4.2%、3.4%和2.2%,但最近几个季度一直处于低迷状态,根据美国经济近几年的表现,经济按季度增长放缓。

自2019年以来,美国的经济数据也喜忧参半。美国2月份非农就业岗位低于预期,仅增加了2万人,为2017年9月以来的最低增幅,部分原因是前两个月的大幅增长。就工业产出而言,尽管美国2月份工业生产数据确实有所改善,增长0.1%,但远低于预期的0.4%。3。3。制造业PMI为52.5%。该指数跌至21个月低点。根据消费者数据,美国1月份的零售额增长了0.2%,高于预期的-0.1%。但12月份美国零售总额从-1.2%降至-1.6%,CPI低于2%的政策目标。短期低迷的美国经济数据可能表明,美国经济正处于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自金融危机以来

美国经济结构改善有限

自金融危机以来,尽管美国经济出现了量化宽松和复苏,但美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仍未得到解决,具体情况如下:

首先,美国劳动生产率增长的趋势正在下降。根据旧金山联储的数据,在1948到2008年间,社会生产力平均每年2.48%,全要素生产率每年1.38%。自2009年至201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十年里,劳动生产率每年仅增长1.39%,而全要素生产率甚至降至0.63%,远低于危机前的水平。由于高科技产业的财政支持和税收激励,推动了产业结构升级,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长3%,甚至低于克林顿时期。生产率增长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表明经济复苏相对脆弱,尚未恢复到危机前的增长水平。历史上的每一次经济危机都伴随着生产率的下降,因此全要素生产率的下降趋势也是对美国经济基本面可能发生转变的预警。

第二,美国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仍呈下降趋势。金融危机后,奥巴马和特朗普的政策主张都是将制造业重新工业化和复苏。但十年后,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继续下降,从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12.8%降至2017年的11.2%。

第三,美国贸易逆差再次攀升。我们可以看到,虽然2018年美国服务贸易顺差从2017年的2550亿美元增加到2700亿美元,但美国商品贸易逆差从2017年的8,070亿美元上升到创纪录的8,910亿美元。并且大大超过了2006年8,280亿美元的峰值。这表明,在特朗普挥舞着一根全球贸易棒的同时,关税上调的成本最终将转嫁给美国消费者,他们并没有像特朗普政府预期的那样,通过贸易战来减少贸易逆差。

第四,基础设施仍然薄弱。事实上,目前美国的配套基础设施陈旧落后,道路众多,桥梁老化,亟待修复。据美国土木工程学会估计,2017年美国的基础设施状况仅为D级,桥梁和大坝的历史超过50年,导致道路拥堵造成大量燃料浪费。美国的机场和港口在全球排名中也落后。尽管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在2017年估计,每1美元的新公共资本投资最终将导致产出增加0.08美元,但这也将大大提高私营企业的生产率。但近年来,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公共投资占GDP的比重一直在下降。

第五,宽松政策推高了资产价格,美国房价已超过危机前的高点,值得关注。根据FHFA的全国房价指数,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完全复苏,美国房价的平均价值已经超过了2007年危机前的水平,美国20个主要城市的房价也超过了危机前的高点。当然,与2007年不同,房地产部门的杠杆率有所下降,抵押贷款总额从危机时占GDP的41%降至目前的16.5%。危机后,美国居民债务比率也降至78%,这表明美国的高房价需要进一步关注,但泡沫的风险并不像危机前那么高。

正如你所看到的,在这十年的危机中,美国主要依靠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来支持美国经济的复苏,但展望未来,反周期政策调整的空间已经缩小。

未来美国经济的两大风险

当前美国国债收益率的颠倒和美国经济的疲软都值得警惕。展望2019年,我认为美国经济仍将面临两大制约因素。

首先是税收改革红利减少,财政赤字猛增。首先,就增长势头而言,2018年美国经济的强劲反弹得益于减税,但随着税收改革红利的减少和财政赤字的飙升,2019年美国经济可能会逐季度下滑。

第二,美国政治分裂程度加大,拖累了美国经济。自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美国的政治分歧进一步凸显了社会分裂。中期选举后,两党之间的博弈变得正常,在国内和外交事务的各个方面都存在许多分歧,特别好股票网是2018年末美国政府历史上最长的35天停摆。最近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预算的差异给美国政治的民粹主义崛起增加了不确定性,这表明美国的政治正呈现出两极分化和激进化的趋势,而两党的政策愿望正变得越来越难以协调。这必然会拖累美国经济。

可以预见,在美国政治的极端趋势下,两党之间的妥协与合作在未来将变得越来越困难。政治风险不仅限于美国,也存在于世界。

总之,作者好股票网认为,虽然美国经济最近的数据开始疲软,但在不久的将来迅速过渡到衰退的可能性不大。2020年政治和经济不确定性的叠加可能是美国经济的一个重要转折点。2018年,美国经济在一系列刺激政策的叠加下实现了2.9%的高增长率,但近期经济数据的波动,加上美国经济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政策空间有限,政治环境分化,美国经济很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调整,今年美元可能会保持稳定和疲软。

当然,美国财政部的利差倒挂,美联储(Fed)退出加息周期可能是个开始,被许多不确定因素覆盖的美国经济已经到了十字路口。如果特朗普政府领导的保护主义政策在未来发生改变,中美之间达成一项有效的双赢贸易协定,中美两党之间的分歧可以部分弥合,美国经济的长期结构性问题也可以得到改善。美国经济也可能经历比我们预期更乐观的复苏,复苏时间更长。



免责声明:文章《沈建光:美国经济在2020年衰退概率几何第一买卖学?》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标签: 股票推荐
更多股票推荐 相关推荐
精彩推荐
0